媒体中医大

《海峡都市报》3月22日日整版报道我校台生施救八旬老人先进事迹

(日期: 2014-03-22)


N本报记者 朱敏敏 赵杨 黄孔瑜 实习生 陈娜 文/图
关注理由:一位81岁的依伯,独自一人,在福州五四路国际大厦门口跌了一跤,满头是血。危急时刻,一名路过的年轻人看到,赶紧上前,脱下自己的衣服帮老人止血,许多人也上前帮忙,打120电话,把老人送到了医院……
一段监控,偶然记录了众人救助依伯的过程,依伯家人看后,泪流满面,拨通本报热线,希望记者帮忙找到救命恩人,说一声感谢。
   记者循着监控录像的线索,找到了救助老人的男主角。他是谁?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救人时是否担心被讹为肇事者?就此,记者与救人者展开了对话。
家属寻找好心人:“有恩一定要报”
“他们救了我家老人的命!”昨日,受伤依伯的孙女婿先生找到记者时,希望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救助自己爷爷的好心人。
18日晚7时许,杨先生妻子吴女士接到朋友电话,电话那头焦急万分:“快过去,五四路国际大厦,你爷爷摔伤了,满地都是血,不轻,现在要送去医院了。”
当时正接送孩子回家的吴女士有点慌,确认了医院的地点后,边打电话通知其他家属,边往医院赶。“心里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老人情况如何,毕竟那么大岁数了。”
一路赶到省二人民医院,不少家属也相继赶来,女士惊喜发现,爷爷的头部已经缝合,无大碍,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。
和救护车一同前来的邻居曾女士,则道出一段让她感慨万千的经过。女士说,送老人来医院的还有两名年轻人,一男一女,都是20多岁。当时男子徒手抱着老人的头部止血,还脱下外套给老人垫着。
深受感动的家属决定,要把当时帮忙的好心人弄个明白,当面说一声谢谢。特别是那个脱下羽绒服给老人垫受伤头部的小伙子,要送给他一件新衣服。
先生最后找到了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。
“我妈看完这个视频,泪流满面。”先生动情地说,真得谢谢他们,有恩一定要报!但没人知道好心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,先生想到了海都报,随后致电968111热线,希望记者帮忙寻找好心人。
翻看监控:保安认出那个帮忙的女孩
记者数度返回国际大厦,翻看监控录像,寻找现场的人员。
物业管理人员突然想到,帮助救人的那名女孩,是从大厦走出去的,这也意味着女孩子肯定在电梯里留有影像,弄不好就在这上班。
保安王师傅随后查看电梯里的监控录像,终于发现女孩子走出电梯的画面。循线追踪,发现女孩子是从21楼走进电梯的。
保安王师傅立即拿着自己的智能手机,拍下了监控视频中女孩子的照片,然后到21楼挨个公司去问。21楼有三四家公司,人也不少,王师傅最后走到一家贸易公司。
“认识这个人么?”王师傅摆出手机画面说,“这个女孩子救了人,人家找她,要感谢她。”
“在那呢!”
杨晶晶出现在面前。“对,就是这个人。”王师傅看着眼前这位秀气的女孩说。
随后,意想不到的情形出现了,女孩子说,视频里面的男主角,是她的男朋友。
找到救人男主角 他说:“我只是带了个头”
杨晶晶的男朋友叫纪名扬,是福建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一名大五学生,来自台北。
“我只是带了个头,是大家一起救的。”在本报记者面前的纪名扬看到拍照,有些不好意思。得知先生是依伯的家属,纪名扬先问依伯的近况,得知没事才放心。
先生执意要给纪名扬两个大红包。先生说,这种表达方式或许不妥,但他们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。他得赔纪名扬一件羽绒服。
纪名扬说,那天约好女友下班后,两人一起去学生街。他骑着电动车到了国际大厦出口处,刚停放好电动车。
监控画面显示,事发18日晚上6时37分,依伯不知道什么原因,脚步一个不稳,开始向后退了几步,然后被后面的台阶绊了下,想用手抓住门,但什么也没抓住,最后踉跄瘫倒在地,磕破了头,立时流出一大滩的血。
“我得帮老伯止血。”刚到门口的纪名扬赶紧上前,发现依伯的伤口在头上。
纪名扬用双手紧捂老人的伤口,不敢松开,并向周围的人求援:“拜托,帮我打个电话。”“拜托,帮我看下依伯的包包里有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。”
纪名扬说,当时他看到一个人就喊一个人。旁边人也帮着打电话叫救护车,有的人帮着翻老人的包,找老人家人的联系方式。
“好多人帮忙!”纪名扬说,当时老伯倒在台阶上,刚好是头朝下,血会一直流。他便把老人的脚放到平坦处,然后把头部微微上抬。“不敢立起来,有些老人骨质疏松,怕出意外。”
现场细节:好多人跑到医院叫救护车
杨晶晶在这个时候下了楼,发现门口围着一堆人,走近时发现男朋友满手鲜血托着一个老人,当时还以为男友把老人撞了。纪名扬说是老人自己摔倒了。杨晶晶是读护理的,赶紧去附近的小卖部买来纸巾,按压在老人的伤口处。纪名扬终于抽出了满是鲜血的手。
为了能让老人的头部保持微微上抬的姿势,纪名扬脱下羽绒服垫在了老人头下。
120还没到,而旁边不远就是省二人民医院。纪名扬骑上了自己的小电驴,跑到医院叫救护车。“到了医院才知道,好多人都过去叫救护车。”纪名扬说,随后他又跟在救护车后回到现场。
纪名扬嘱咐女友带好钱,他担心医院可能因为病人没有钱而拒收。
这时,有人认出了受伤依伯就住附近的小区。保安师傅一番辗转,找到了老人的邻居,并拿到了依伯家属的电话。
于是,这对小情侣、邻居陪受伤的依伯上了救护车。“他的眼神很好,我一直叫他,因为担心老伯会中风。”纪名扬说。
依伯被送到了省二医院急诊,医生问他是不是老人的家属,纪名扬说不认识,自己只是路过的。医生便二话没说开始清创照顾病人。
看到依伯没事了,邻居也在,家属也在赶来的路上,纪名扬和女友随即离开了医院。那件带血的羽绒服,被留在了现场。
对话:“被误会”的担心一闪而过
纪名扬今年就要毕业,正忙着明年参加大陆的医生从业执照考试。
“回来的路上会害怕。”纪名扬说,自己晕血。他的专业虽然是中医,但仍不免与血腥打交道,一次解剖课上要解剖一只兔子,动刀见血后,他立即晕倒了。对于血,他从心底里有一种无名的恐惧。平时杀鸡什么的,他也一样晕倒。
但当日看到依伯头下的那一滩血,纪名扬虽然害怕,但居然无惧地上前压住了伤口,也没有晕倒。
对此,纪名扬自己也很奇怪。他想了半天说,可能解剖是破坏一条生命,自己心里就没有免疫力,会晕血。但救依伯时,是救人,所以有免疫力,不惧血。
记者问,当时有没有考虑过,自己的举动会被人误会或讹诈?
纪名扬坦言,手捂住老人头部的伤口时,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闪过,但当时看到老人流了那么多血,他也顾不了那个想法了,因为他也是学医人。



分享按钮